科迪集团命悬一线:平安夜被提破产重整

广告位

作者|陈俊宏专栏|网易号外编辑|陈合群主编|戴鹭“平安夜”的晚上科迪乳业并不平安。ST科迪(002770.SZ)今日晚间发布公告称,收到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科迪集团)转发的商丘

作者|陈俊宏专栏|网易号外

编辑|陈合群主编|戴鹭

“平安夜”的晚上科迪乳业并不平安。ST科迪(002770.SZ)今日晚间发布公告称,收到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科迪集团)转发的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《民事裁定书》,债权人魏均平以科迪集团 “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”、“明显缺乏清偿能力”、“仍具备重整价值”为由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书。

目前上述法院受理了魏均平的申请并作如下裁定,裁定受理魏均平的破产重整申请;根据科迪集团的资产状况、技术工艺、 生产销售、行业前景等因素,基本能够认定科迪集团具备重整价值以及拯救可能性,科迪集团获得重整成功具有一定可行性。

占用上市公司科迪乳业18.65亿

据悉,自2019年7月起,以科迪乳业拖欠奶农过亿奶款为导火索,整个“科迪系”陆续呈现出经营困难、拖欠工资、资金紧张等,目前正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根据商丘市委督查二室今年1月、4月的公开回复,2018年以来,科迪集团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”。一是科迪集团将持有的科迪乳业股票全部用于质押,质押金额约13亿元,存在被诉、平仓风险。二是由于银行、部分投资人抽贷压贷及补仓,使科迪公司资金净流出6亿多元。

相关部门回复还显示,2019年以来,科迪方面一直靠抽生产流动资金还贷及补仓,严重影响正常生产经营,导致2019年7月以来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,造成奶农讨要奶款、速冻客商讨要产品等多个事件,使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。

2019年财报显示,科迪食品集团非经营性占用科迪乳业资金18.65亿元,同时科迪乳业违规为关联方等担保2.72亿元,构成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且未进行信披。会计师事务所为此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,认为科迪乳业可持续经营能力可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。

科迪乳业今年8月初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时曾表示,科迪集团各板块生产经营逐步向好,预计在1年内偿还非经营性占用科迪乳业的全部资金。但由于科迪集团部分资产所有权转移存在法律障碍等因素,科迪乳业年审会计师、律师均无法判断科迪集团的资金偿还事项。

科迪集团深陷债务风波

科迪乳业今日发布的公告显示,科迪集团破产重整事项存在不确定性,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。科迪集团如果成功实施破产重整,将有利于改善控股股东资产负债结构,有利于为科迪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,也有利于公司稳定健康发展。“控股股东的破产重整申请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,目前公司的生产经营正常。公司积极督促控股股东归还占用资金”。

据号外此前报道,科迪集团的经营状况目前已经严重影响了科迪乳业的生产经营。

科迪乳业2020年半年报显示,其营收为1.86亿元,同比减少70.67%;净利润为-5576.02万元,同比减少170.09%;扣非后净利、经营活动现金流降幅均超过100%。

分产品来看,科迪乳业各业务板块收入全线下降,常温乳制品、低温乳制品、饮用水及其他业务营收分别减少54.65%、85.65%、43.17%、11.23%。分区域而言,科迪乳业河南大本营营收同比减少62.62%,山东、江苏、安徽三大主要省外市场营收分别下降85.11%、75.25%、72.86%,华东及南方市场营收下降51.99%。

对于业绩的下滑,科迪乳业解释称,上半年乳业市场竞争激烈,国内经济形势及金融监管政策发生较大变化,公司融资面临外部环境变动挑战,在业务经营上也遭遇更多不确定性。“随着流动性波动加剧,公司融资渠道受阻,资金成本上升,对上半年经营产生影响较大”。

各板块四面楚歌

其半年报显示,目前科迪乳业多处资产权利受限,其中货币资金及银行存款冻结受限金额约为1060.72万元;控股股东科迪集团、兄弟公司科迪速冻、董事长张清海及其配偶许秀云、总经理张枫华等分别为科迪乳业在兴业银行郑州分行的1.5亿元贷款进行了最高额度担保,并有一处土地使用权及一处房产为此抵押;子公司共向洛阳地区3家银行借款2770.85万元,共抵押8处不动产。此外,科迪乳业还卷入8起金融借款纠纷及供应商合同纠纷,涉案金额合计约1.73亿元。

目前科迪集团深陷债务风波,据号外此前报道,自2019年7月24日起,有关科迪乳业员工、奶农上门讨债的视频在网上流出。科迪乳业在回复深交所相关问询时,自曝公司应付奶款为1.13亿元。而事实上,债务风波已从科迪乳业蔓延到整个科迪集团。早在2019年2月,就有科迪速冻员工在人民网地方留言板上留言称,公司在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2月1日期间拖欠359名员工工资,初步估算有2000万元。

8月初,新京报曾实地探访科迪速冻,发现工厂已停产。有科迪速冻区域经理向媒体透露,“从去年6月开始一直大规模缺货,比如我们大区收六七百万的预付款,却只给发100万的货,欠很多经销商货款,现在连正常生产都没了。经销商不敢打款,市场崩盘,已经是死局了。”

2019年8月16日,科迪乳业发布公告称,收到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通知书》,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,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。这也导致科迪乳业“从科迪集团及其他自然人股东手中收购科迪速冻100%股权”的计划直接被迫流产,上述交易此前曾多次外界质疑存在利益输送。

据悉,今日的公告也重重打了科迪集团的“脸”。今年9月,科迪方面曾对外表示:科迪集团各板块生产经营逐步向好,盈利能力增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科迪集团总资产85.54亿,净资产40.64亿。“科迪集团预计在1年内用实物资产、土地、商标无形资产及不少于2亿的货币资金等偿还全部欠款,部分资产所有权转移存在法律障碍,科迪集团正在积极办理解除手续,确保在1年内提前完成清偿”。

当时科迪方面还对外透露,公司正在“积极转变发展思路,创新发展方式,增强造血功能,通过积极转变发展思路,改革创新,优化组织架构、人员编制,强化供应、生产、销售各环节管理,在确保产品质量情况下压缩材料成本、生产及管理费用、市场费用等,减少了不必要的开支,减轻了包袱和资金压力,大大增强了企业造血功能和持续经营能力,为企业健康持续发展提供支撑”。

然后,三个月后的“平安夜”晚上,科迪集团公告称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。(陈俊宏)

为您推荐